Chapter 04 容忍罪恶:为何善行之后会有恶行?

道德许可(moral licensing)

当自己对某事有一个明确的道德标准之后,在做出与这项道德标准相关的行为和判断时,反而更倾向于违背这项道德标准的行为。

当我们做善事的时候,会感觉良好,所以更可能相信自己的冲动,而冲动常常会允许我们做坏事;

当说到孰是孰非时,我们都能毫不费力地作出符合道德标准的选择,这样也会使我们感觉良好。所以当我们面临诱惑的时候,会这样为自己辩解:“我已经这么好了,应该得到一点奖励。”这时的我们不会有罪恶感,相反,我们认为自己得到了奖励。

对补偿的渴望常常使我们堕落。因为我们很容易认为,纵容自己就是对美德最好的奖励。

“道德许可效应”也许能解释为什么那些有明显道德标准的人能说服自己,认为出现严重的道德问题是合情合理的。

道德许可的诡异逻辑:

任何让你对自己的美德感到满意的事,即便只是想想让你做过的善事,都会允许我们冲动行事;更普遍的是,即便有些事情我们本可以做,但实际上没有做,我们仍觉得自己应该受到表扬。

“道德许可”最糟糕的部分并不是它可疑的逻辑,而是它会诱使我们做出背离自己最大利益的事。它让我们相信,放弃节食、打破预算、多抽根烟这些不良行为都是对自己的“款待”。但对大脑来说,它有可怕的诱惑力,能让你把“想做的事”变成“必须做的事”。

所以当你认为自己某些积极的行为值得称赞的时候,别忘了自己实际的目标是什么。

关于进步

关注进步会让我们离成功越来越远。

我们总是把进步当做放松的借口。

当你在完成某个目标过程中取得进步的时候,它会让你暂时感到满足,使你的大脑停止思维进程,而这个进程正是推动你追求长远目标的关键。然后,那个放纵自我的声音就会响起来,你就会转而关注那些还没有得到满足的目标,心理学家称之为“目标释放”。你曾努力克制的目标会变得更加强大,诱惑也会变得更加难以抵挡。

你是不是列出了自己所有要做的事,然后一想到自己一天里能做完所有工作,就觉得自己很棒?如果真是如此,那么很多人都和你一样。能列出这样的清单真是让人如释重负。我们把需要做的事当成了自己已经付出的努力,这会给我们错误的满足感。

这不是说进步本身是个问题,问题在于进步给我们带来的感觉。

当我们取得进步的时候,我们要更加关注对自己的承诺。

我们不应该想着“我做到了,好了,现在我可以做点我真正想做的事了!”,应该想着“我做这件事是因为我想要……”

今天犯错,明天补救

当你要作与意志力挑战有关的决定时,注意一下,你脑海中是否闪过了“未来再好好表现”的承诺。你是不是告诉自己,明天会弥补今天的过错?

因为我们相信,未来不仅能弥补今天没做的事,还能做到更多。这种观念十分难以动摇。

减少“明日复明日”的想法:当你想改变某种行为的时候,试着减少行为的变化性,而不是减少那种行为。

把你今天作的每个决定都看成是对今后每天的承诺。你明知道应该做一件事情却拖延不做时,不要问自己“我是想今天做还是明天做?”,而要问自己“我是不是想承担永远拖延下去的恶果?

当罪恶看起来像美德

当我们想获得放纵许可的时候,我们会寻找任何一个美德的暗示,为自己放弃抵抗作辩护。

选择健康主食的人,通常会在饮料、配菜和甜点上纵容自己。虽然他们的目标是保持健康,但结果是他们比那些点普通主菜的人摄入了更多的卡路里。饮食研究人员称之为“健康光环”。

只要使你放纵的东西和使你觉得品德高尚的东西同时出现,就会产生光环效应。

1992年的威尔斯脆饼风潮:当节食者看到饼干外包装上写着“零脂肪”时,食品包装中的巧克力带来的罪恶感似乎消失了。虽然人们很关注自己的体重,但他们却很不理性地吃掉了一整盒这种高糖分食品。他们完全被“零脂肪”的光环蒙蔽了。

当“光环效应”影响到你的意志力挑战时,你需要找到最具体的测量标准(比如卡路里、花费、消耗或浪费的时间),以此判断这个选择是否和你的目标相符。

核心思想:

当我们将意志力挑战看成衡量道德水平的标准时,善行就会允许我们做坏事。为了能更好地自控,我们需要忘掉美德,关注目标和价值观。